当前位置:首页 > 水韵五河 > 五河文化
背景颜色:              

朱顶石屋记

【字体: 】 【编辑日期:2018-08-01 11:09】 【作者/来源:新闻网】【阅读:

朱顶石屋记


五河多水,但亦有小山,皆偏安于五河东南朱顶镇域内。一条东北西南走向的紫阳山脉横亘于朱頂镇内,划整个区域为西北东南两块。西北是淮河冲积平原,坦荡如砥,东南是绵延起伏的丘陵,高低错落。山虽不高,但皆有灵气。不仅育有红石,野生活木,而且还缀有石坑、饮马湖、油淋山、古采石场等名胜古迹。其中,从胡庄前往紫阳路边的千年石屋,更是朱頂钟灵毓秀的景中之景。

石屋原是石窟,长约百余米,形如蟒蛇,于山腹中蜿蜒游行,一波三折,极尽曲折之妙。石窟顶部光滑方正,酷似屋顶,故名石屋。五河县志记载,石屋原为南宋抗金名将杨再兴的屯兵休兵之所。那时候,石屋周围树木葱茏,山峦叠嶂,飞瀑急湍,极易隐蔽。百米石窟,藏雄兵十万,绝对不在话下。

刚进石屋洞口,一股凉气扑面而来,微带水腥味儿。向前徜徉十几米,一块两米见方的石桌挡道,石侧有隶书黑字:八仙桌。桌面甚是滑腻,光可鉴人。传说,山中仙人常聚于此,下棋休闲,纳凉叙旧。一日,朱顶石巷村一年轻人在山中放牧,无意间迷路来到石屋中,见两位银发老者正在下棋,他就在旁边看了两局。等他再回到家中,时光已过了近百年,孙子都几十岁了。此传说虽有杜撰夸张之嫌,但从石桌桌面光滑程度判断,远古时候有人常坐于此,定是凿凿不争的事实。

石屋中部拐弯处有泉一眼,名曰:玉女泉。泉生旁侧石壁裂缝处,小极,看不见泉眼,只有水滴不停渗出,似圆又椭,似椭又圆,最后凌空跳下,不断生出“叮咚——叮咚”的水声。水滴落脚处,积一汪小水潭。潭以块石为底,满月大小,清澈虚无,楚楚潋滟,底部块石之上,清晰可见石榴皮般的坑洼之处。每有水滴落下,潭面随之往下一陷,但马上又会整个弹起来,从中间吐出一粒晶亮的水珠来。水珠有活力,滴溜溜旋转片刻,倏然而逝。其情其景,就像是一个婴儿嫩脸上微笑时旋下的酒窝,不同的是小谭发出的是“叮咚”的水声,而婴儿发出的则是“咯咯”的笑声而已。

玉女泉的诞生让我想到,一定是石壁上的石头想说话,便一把抓住这眼泉水,把它作为自己的嗓子。而玉女为了说出内心的秘密,便一把抓住了这轮满月似的小谭,日夜喃喃低语。潭水颇为奇妙,不多不少,始终保持着即将满溢的水量。我想,这潭水一定有根——细细的一注水流,大小正好是玉女泉每次滴下的水滴捻成。根的下面,也一定还有空虚之处,它每天凌空虚虚飘下,滋润出另一汪小谭。只是我无法深入石屋之下查看,只能万般想像小潭根根下的泉水和另一个小谭的模样。

我将自己的想像说给同游的李磊听。李磊听了我的杜撰,甚是惊疑,他将耳朵贴在小石潭周边石屋内壁,倾听了一会儿,回味了一会儿。先是摇头,继而颔首,然后微笑,最终拿出瓶子,灌注满泉水。据说,此水甘洌清凉,用来治疗眼疾,疗效胜过药水。

石屋出口处,我发现其上石缝处有棵野生樱桃树,粗约一握,枝叶繁密。正是樱桃成熟的季节,枝叶之间,果实累累,群星灿烂。淡黄、浅黄、深黄,淡红、浅红、胭脂红、粉红、深红、大红、玛瑙红……摘一颗玛瑙红丢进口中,牙齿轻轻一对,只听“噗嗤”一声,一股甜润的汁液即刻涨潮般得汹涌开来,宛如河走沙滩,转瞬之间就浸润透了舌尖上的每一个味蕾,于口腔之内弥漫出一缕缕清凉香甜的水果味儿。这野生的樱桃比起街上卖的小多了,只有枸杞那么大,可味道却纯正非常,带着野生水果特有的张扬和尖锐,回味也如秋风,上扬得有力持久。

天下石窟我游的多了,但都没有朱顶石屋清凉有致。身处其间,颇有回到从前盛夏住进草屋的感觉。想想看,进石屋,斗折蛇行,凉气引路;行进中,泉声叮咚,神思渺远;出石屋,樱桃璀璨,甜润相送,真有仙人般的惬意啊!随草下此文,以不负千年石屋慷慨之馈赠也!(作者:李星涛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