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水韵五河 > 五河文化
背景颜色:              

武稚的散文--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亩田

【字体: 】 【编辑日期:2010/2/11】 【作者/来源:五河县政府】【阅读:
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亩田
    这个人我并不熟悉,多年前隐约在一起吃过饭,他有多大的官我并不清楚,只不过那晚一桌人都绕着他转,但凡这样的人说话音频、音率肯定都会在你我之上,但这个人有点例外,稳重中带着一种平和,平和中带着一股底气,这个人有一种淡淡的不同,不动声色却让人记住了他。
    就是这么一个还算低调的人,最近他的事迹却辗转着、辗转着传到我的耳朵里来,他抛弃了一切,虽然还没有“跳出三界”,但也差不多“不在五行中”了,去了一个只有牛羊的蹄子才能抵达的、一个丘陵环绕的乡间水库,在烟水浩淼的水库中间,在人烟绝迹、荒草丛生的孤岛上,结庐而居了。在确定不是炒作之后,我想这个人一定是某些方面出了问题了,但是最终把消息传播到我这个地方的人却信誓旦旦,说怪就怪在这里,这个人事业蒸蒸日上,夫妻相敬如宾,一双儿女有成。这个我信,因为出了这样的大事,这个人如果真的有点问题,哪怕是一丝一毫关上门也会不翼而飞,哪还等着你去猜?早是传得不可收拾了。到底是为什么呢?不仅是我,全城的人心里都堵得慌。不过我心里还是冷冷一笑,不论是负气也罢、还是看破红尘也罢,在那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上能撑几时?不过是度度假,然后再悄然回到原来生活轨迹罢了。生活是容不得你冲动的,在生活面前你得屈服。
    那个人的妻子一个礼拜去一次,给他送些吃的、用的,顺便也过两天渔妇生活,竟然还帮他织织网,拢拢虾。一年过去了,他还在岛上,两年过去了,没有什么变化,等到第三年过去,我终于绝望了,看来他决计不肯回来了。
    但是我的心中还是有个念头不怀好意地冒出来,是不是在全城的眼光俯视下,那个岛没法子下了?回头总是要有勇气的。
    因了一个机缘,几个人要去参观那个岛,刚好被我知道,心中竟有一种雀跃感觉。汽车在乡间路上走,确切说应该叫在乡间小路上颠,到达水库边时更是杳无人迹,正疑惑的瞬间,却见一艘小舟从天际划来,撑船人立在船尾,赤背赤膊、赤红着脸,惚如梁山泊阮小二、阮小五一般,幸好是早有联系,否则只能望洋兴叹了。那个船底竟然汪着一层水,当年度唐僧西行的无底舟也不过如此吧。上了岛,迎面全是一人深的蒿子,我还没回过神来,一大群蚊子“嗡”地飞过来,真扑腿面。抬眼望去,除了纯净的水,便是嶙峋的山、乱蓬蓬的草,如果有风景的话,便是几只搁浅的破船底朝天地在晒太阳。
    路只是象征性的,因为踩得人少,野草便堂而皇之占据了很多。在这样的路上行走我们倒像拓荒者。沿着路途一片南瓜秧和野草几番纠缠,空隙间不客气地结出几多或长或圆的战利品,几个黄澄澄的南瓜竟然爬上一座废弃的矮房,如蒲团一般端坐在屋顶。这些个蛛丝马迹很容易把我们带入人间烟火。
   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农家式的大院子,三间瓦房也是农家式的高亢。进得院中豁然开朗,十几棵石榴树枝条肆意裂开,上面全都挂满了拳头大小的石榴,七八棵柿子树全都顶着一头火红的小柿子,还有一棵高挑的枣树挂满白白的枣子,院内一角晒着花生,旁边是一大片萝卜地。院子中间一口水井正汩汩留着清泉,船老大盛情让我们洗手。我悄声问同行的人:“主人不在吗?”,陪同人努努嘴,我说,这个人是他弟弟还是他哥哥?他说,就是他呀,这个岛上就他一个人。我失了神呆呆地盯着他看,心想他怎么可以这样呢?他怎么能变成这样呢?
    喝完茶之后,他带我们参观后山。花生全拨完了,土地刚翻过,遗落的花生从土里发出芽来,而玉米全都还整齐地排列着,腰间的包裹显然打得小了些,黄灿灿的玉米粒不时外露,红薯的叶子还匍匐在坡上,那些拢和畦都鼓得很高。他指着一大片空地说,今年稻子收成可高了,我得赶紧把地翻翻,这片麦子还等着我播种呢。
    我知道这个男人这一辈子都走不脱了,这里的庄稼年年都会等着他,这里的庄稼年年都会想着他。
还有那么多的荒地、还有那么多的荒山、整个荒岛都等着他修理呢。
    临走的时候,我们搬了玉米、花生、芋头,他还一定要下河再倒几笼虾给我们,他说岛上少有人来,东西多的吃不完,又不好运出去,能多拿点就多拿点吧。他脱掉鞋子,我才注意到他一直穿着长筒的靴,在我们那叫马靴,在他那儿得叫胶鞋,他脱掉胶鞋,换上皮衩,一种渔家人穿的胶质连体衣服,然后他下河去了。随同他下河的,还有一只幽灵般跟着他的土狗,精瘦,滑稽可爱。水浸到他的掖窝,那只土狗只露出嘴尖与尾巴,不到一刻工服,他从簖里倒出一桶鱼虾上来。
    来的时候我可是带着“为什么”来的,现在我觉得没有一点心思要问了。也许他曾经遭遇过什么,也许什么也没遇到,只是倦了累了,想换一亩田种种罢了。既然在那里已经找不到合适的土壤,换一块土地又何妨呢?
    有时我们也倦了累了,但是我们不敢挪,我们不愿挪,既然不能未卜先知,那还是将就点好吧,不是谁说过,世间没有过不去的桥吗。其实我们不知道不远处还有一座桥等着我们去过。很多时候我们的日子是无精打采的,别人的田地黄熟了,我们的田地也黄了,但是我们不愿意让别人知道,我们的玉米长得是多么的别扭啊!
    有时候我们少的就是这种决绝。
    我们可能因此少了些坎坷,但是我们也错过了多少人生的精彩。